1. <rp id="jkzcn"></rp>
  2. <rt id="jkzcn"></rt>
  3. <b id="jkzcn"></b><rp id="jkzcn"></rp>
    <tt id="jkzcn"></tt>

      <cite id="jkzcn"></cite><tt id="jkzcn"></tt>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多彩榆林:不只有黑金

      2020-11-11 11:02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雷肖霄

      來自毛烏素的風數年如一日地吹過黃土高原,撒播開先民馬上征伐的神秘傳說;鎮北臺的烽火早已熄滅千年,靜默地見證著這片荒沙大漠正慢慢變為綠洲;深埋在地底的石油與煤炭,帶給這座城市持久的驚喜……一度被譽為“中國科威特”的陜西省榆林市,如今已不滿足于“吃能源飯”,這片自然與歷史曾奏出雄渾交響的黃土地,正講述著一個更為多彩的高質量發展新故事。

      游人在榆林中能文創園原煤礦區參觀原采煤設備改造的藝術雕塑 陶明 攝

      煤城轉型,黃土地新希望

      在我國西北廣袤無垠的土地之下,蘊藏著豐富的煤炭、石油、天然氣等能源資源,位于陜甘寧蒙晉交界處的榆林市正是這片區域能源最為富集的城市之一。數據顯示,在榆林,每平方公里便蘊藏著622萬噸煤、1.4萬噸石油、1億方天然氣以及1.4億噸巖鹽。

      如何開發好豐富的能源礦藏,讓礦山與青山相得益彰?在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同時實現高質量發展,成為榆林市的一道必答題。榆林用以“煤”會友、優化產業鏈、加大科研投入作答。

      在9月于榆林召開的第十五屆榆林國際煤炭暨高端能源化工產業博覽會上,400多家能源化工企業齊聚一堂,眾多能源“黑科技”紛紛亮相:5G“下井”、無人智慧礦山管理系統、機器人巡檢……讓人目不暇接。這就是榆林以“煤”會友的最新動作。

      陜西省貿促會會長馬玉紅介紹,煤博會作為榆林市在陜西省貿促會支持下連續舉辦了15年的行業盛會,有效促進了區域能源化工產業的創新型、智慧型發展,見證了我國能源化工行業的轉型升級。

      作為煤炭資源富集市,榆林市曾經也吃過煤炭經濟一枝獨秀的虧,因此補齊產業鏈,豐富終端產品應用,就成了榆林能源化工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關鍵選擇。

      為此,榆林市確立了從原料向材料轉化、從大宗化學品向終端應用品拓展、從產業鏈中低端向高端化邁進的目標。數據顯示,榆林市2019年轉化原煤1.07億噸,煤炭轉化率達23.1%,已建成能化項目完成投資5000億元。初級能源主宰城市命運已漸成歷史。

      加大科研力量投入,是榆林市深化能源改革的真正動力源。近年來,榆林市積極創建國家能源革命創新示范區,并聯合中科院等科研院所,打造集科研、大型試驗裝置、中試基地、產業孵化為一體的政產學研集成創新基地。據了解,目前,中科院潔凈能源創新研究院榆林分院已開工建設。

      白城金絨,黃土地新色彩

      從榆林市出發一路向西南疾馳100余公里,匈奴赫連勃勃所建大夏國的城池——統萬城遺址便映入眼簾,無定河水繞城而過,夕陽之下,殘存的城墻被映成橘紅色。這是目前所發現的唯一一座匈奴城池。

      “統萬城,又稱白城則,或者白城子,因為整座城池墻體皆為白色,因此隨著每天不同時刻的光線,呈現出不同的顏色……”統萬城遺址的解說員李少鵬正在接待慕名而來的游人。

      處在毛烏素沙漠向黃土高原的過渡地帶,從遠古起,榆林地區便見證了游牧文明與農耕文明之間不斷的沖突與融合。這里既有“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蒼涼雄壯,也有“小橋流水人家”的田園美景。邊塞文化、紅色文化、民俗文化等積淀帶給榆林地區豐富多樣的文化旅游資源,正在成為榆林的新名片。

      以文旅業為代表的第三產業,正在成為榆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增長點。與之比翼齊飛的,則是榆林蓬勃興起的輕工業。

      泛著微黃的珍珠光澤,摸起來溫潤細膩、這好像蠶絲一般的織物叫什么名字?在不久前落下帷幕的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榆林市告訴大家,這就是被譽為“軟黃金”的羊毛絨。

      “過去榆林人的眼中只有‘黑黃金’,這些年‘軟黃金’的發展潛力正在釋放。”榆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局長柴小平說,榆林計劃推動產業標準化廠房建設,發布區域公用品牌和LOGO標識,讓榆林羊毛絨走上品牌化、國際化的康莊大道。據了解,2019年,榆林羊毛絨僅制成羊毛防寒服一項,年產值就超30億元。

      綠林清水,黃土地新風貌

      “黃風漫天沙攆人”這個場景,對上世紀去過榆林的人來說并不陌生。地處毛烏素沙漠與黃土丘陵相接處的榆林,北邊是荒沙大漠,南面是黃土高原,生態脆弱,植被缺乏,水土流失嚴重……這里的百姓一度飽受風沙侵擾之苦。

      榆林市靖邊縣東坑鎮群眾在采摘西紅柿 劉瀟 攝

      “一刮風就是沙塵暴,不敢出門啊!”榆林市靖邊縣東坑鎮毛團村村民郭儀回憶道。當時流傳著這樣的歌謠:“飛沙走石家無糧,人老幾輩住坯房。房屋埋壓人移走,看見黃沙就搖頭。”

      沙進人退,水土流失,家園不在。飽受侵擾的當地百姓自20世紀50年代末起,在政府引導下開始植樹造林、治沙固土。經過與風沙荒漠幾十年的斗爭,陜西省林業局數據顯示,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4%,面積曾達4.22萬平方公里的毛烏素沙漠正在被不斷擴大的綠洲“打”得“節節敗退”。

      南治土,北治沙,全域治水。這是榆林市踐行“兩山論”的真實寫照。如今,走進榆溪河生態長廊,河道蜿蜒延伸,兩側花草幽香,市民或在林蔭小道漫步,或駐足欣賞美景,這條曾經污染嚴重的河水如今成了市民的“網紅打卡地”。

      榆林市委書記戴征社說,榆林經過70年大規模生態治理,生態環境有了顯著改善。圍繞打造黃土高原生態文明示范區,統籌山水林田壩(湖)草沙系統治理,構建“南治土、北治沙、全域治水”的生態治理新格局,榆林正在全方位探索走出一條資源型城市綠色發展的新路子。(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21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