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jkzcn"></rp>
  2. <rt id="jkzcn"></rt>
  3. <b id="jkzcn"></b><rp id="jkzcn"></rp>
    <tt id="jkzcn"></tt>

      <cite id="jkzcn"></cite><tt id="jkzcn"></tt>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兒科“病人荒”,醫生心慌慌

      2020-11-13 12:32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徐弘毅

      安徽省宿松縣人民醫院兒科10名醫護人員,因績效考核過低,以科室名義聯名打報告,要求集體轉崗,引發輿論關注。有兒科醫生反映,基層兒科醫生多年老問題仍然存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下又疊加“病人荒”的新情況,令績效收入本就不高的兒科醫生境遇“雪上加霜”。

      1

      收入較往年至少下降了1/3

      受疫情影響,今年尤其是上半年,許多基層醫院門診量、住院量大幅下降,兒科也不例外。“病人荒”意味著業務量下降,績效進一步減少。有基層兒科醫生說,從業20多年來從未遇到這樣大的收入壓力。

      廣東省中山市博愛醫院新生兒疾病篩查中心主任張翠梅說,基層醫院兒科接診的主要是呼吸系統疾病,其他常見的還有消化系統、泌尿系統等普通疾病。今年受疫情影響,孩子出門少了,許多常見的季節性疾病發病率降低了。

      “收入相比往年至少下降了1/3。”廣東西部某醫院一位兒科醫生說,往年同期一天門診能看約100個病人,今年2月、3月一天只有10多個病人,現在恢復到一天50多人左右。“住院人數也下降了很多,去年平均每個月兒科有500人住院,現在最多一個月才200人左右,最少的時候不到往年的1/3。”

      這位醫生介紹,他所在的醫院自負盈虧,兒科科室的績效主要來自住院收入。若按績效考核,今年初他所在的兒科績效已降至了負數,直到7月才開始由負轉正,績效部分一個月才200元。“為此,醫院不得不調整績效考核辦法,為兒科醫生收入托底。”

      2

      職業壓力前所未有

      不少兒科醫生反映,兒科醫生長期存在的壓力大、風險高、待遇差等問題沒有得到明顯改善,職業環境仍然不容樂觀。加之疫情又帶來“兒科遇冷”的新情況,兒科醫生的職業壓力前所未有。

      張翠梅說,兒科被稱為“啞科”,相較于成年人能描述自己的病情,配合醫生檢查、治療,兒童患者不會和醫生交流,給診療過程帶來不少難題,兒科醫生在工作中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和時間。“另外,兒科疾病發病急、變化快,對醫生能力提出較高要求,否則可能帶來嚴重后果。”

      一名兒科醫生在為孩子檢查身體 帥才 攝

      “目前承擔兒科診療任務的主力仍然是綜合性醫院,但因為兒科效益低,綜合醫院普遍不重視兒科建設,部分綜合性醫院甚至是出于政策要求或評定等級考慮才不得不開設兒科。” 張翠梅說。

      但另一邊,兒科醫生常年短缺。以廣東省為例,廣東省兒科醫師數量占全省醫師總數不足5%,卻承載了占全省近20%人口的兒童的診療任務。每逢流感高發季,兒科醫生經常超負荷工作。

      壓力大、風險高、待遇差……多種因素疊加,導致許多醫生不愿去兒科工作,醫學圈更流傳著一句調侃:“金眼科,銀外科,馬馬虎虎婦產科,千萬別干小兒科。”

      3

      標本兼治,緩解兒童看病難

      基層醫務工作者認為,解決兒科醫療問題,要從提升兒科醫師薪酬待遇入手,先試點再鋪開,輔之以其他,從基底撬動兒科醫療體系的格局,再慢慢從分級診療、兒科聯盟等其他方面逐步形成完善的兒科體系,徹底解決兒童看病難問題。

      張翠梅的另一個身份是廣東省人大代表,今年她提交的《關于增設兒童醫院,提升兒科醫護人員待遇,從根源上解決我省兒童看病難問題的建議》,被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確定為重點督辦建議。“解決兒科醫療資源緊缺的關鍵在于提升兒科醫護人員待遇。”她說。

      廣東省曾于2018年制定了“兒科服務能力建設三年行動計劃”,提出“提高兒科醫生供給量,鼓勵和引導醫學院校加強臨床醫學兒科專業建設”,支持南方醫科大學、廣東醫科大學和廣州醫科大學設置兒科學本科專業、招收兒科專業醫學生,并逐步擴大兒科學專業研究生招生規模。

      此外,專家建議完善落實兒科分級診療。廣東醫科大學副校長曾志嶸說:“不能只關注大型醫院的兒科如何擴大規模,更要想辦法加強基層的兒童健康管理、健康干預,加強基層兒科尤其是地方上的婦幼保健院、兒童醫院的建設。”來源:《半月談》2020年第21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